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泗阳县政府再次绑架、迫害上访人,再上访弄死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游龙网络2018-03-30 00:55点击:

  泗阳县政府再次绑架、迫害上访人,再上访弄死你

  我是上访人胡茂莹,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众兴镇界湖人,身份证号320825197107220642
  我于2013年开始向县、市、省、中央有关部门多次反映界湖村违法拆迁、违法征地、违法建筑等违法行为,始终没有人处理,而于2014年8月30日中午遭到众兴镇城管队长刘二兵带领二十多个黑社会人员,将我夫妻二人非法绑架、毒打、关押、致残,至今无人处理,刘二兵还在众兴镇政府上班,众兴镇政府胆大妄为,顶风违纪,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2014年12月15日我到北京上访,被泗阳县绑架回泗阳,并被强行拘留10天,在拘留所里对我的饭菜里下毒,想毒死我。
  2016年3月3日我又到北京上访,又被泗阳县绑架到徐州市博顿温德姆酒店,三天后又被带回泗阳县,并非法拘留我8天。
  2016年底由众兴镇书记李冬阳处理我家问题是,1、不追究非法绑架、拘禁、致残。2、不追究非法拘留。3依法处理拆迁问题,我当时要求一件一件依法处理,我们当时在外面过着逃亡生活,李冬阳让我们回来生活,并说:先把拆迁问题处理了,我现在担任众兴镇书记,有能力处理这问题,把雅典花园八号楼一楼和二楼附属房安置给你,一楼开超市二楼开澡堂。没想到拆迁安置还是个陷阱。政府安置我的营业房,装璜、基础设备花了几十万,开始办照试营业,就有多人举报我家无证营业,每天消防、公安、工商、卫生等部门上门检查,我到卫生局办证,卫生部门要求我出具房屋使用证明书,然后我到房管处要求出具我家房屋使用证明,没有记录,无法出具证明就不能办合法证件,只有关门停业,后来才知道是物管用房,国家明文规定物管用房不可以安置和出售,可是众兴镇书记李冬阳竞敢违纪违规胆大包天,设陷阱把物管用房安置给我。
  我天津有个舅舅80岁,身体不好住院了,我想去看看他老人家。2018年3月8日我们夫妻二人坐火车去看望我的舅舅,李冬阳就到我姐姐家说,如果她们再到北京上访,我就派人把她们接回来,到那时只有死路一条。我姐姐向他解释说:她舅舅身体不好,是到天津看她舅舅的。不是去上访的。可是李冬阳就是不相信。
  我们从南京站上火车,刚上火东就被众兴镇信访办蒋正带领几个人盯上我们,
  

泗阳县政府再次绑架、迫害上访人,再上访弄死你


  

泗阳县政府再次绑架、迫害上访人,再上访弄死你



  晚上21.21分到徐州火车站,泗阳政府就上来十几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黑袋套头,把我们两强行抬出列车,当时就把我夫妻俩的手机夺去。我拼命喊救命,才有一个警察站出来让他们放人,然后把我带到警务室,我跪求向徐州市警察报警说:我老公被他们非法绑架了,请你们救救我老公。徐州警察根本不理我,泗阳政府人还说你老公被我们带走了,他们拿出证件说是泗阳公安来执法抓人的,并说我是吸毒犯罪分子,有吸毒史,多次上访在北京被拘留犯罪分子。以上访来敲诈政府。徐州市警察让他们把我犯罪史从泗阳公安用电脑传过来,向他们要传唤证和拘留证。泗阳公安解释说我们出来急,没有来得急办手续,徐州市警察让他们联系泗阳公安把手续用电脑传过来,过有半小时徐州警察说传唤证传过来了,但拘留证还没有传过来。徐州警察和泗阳政府交头接耳谈了有一小时。徐州警察说拘留证也传过来了,让我跟他们走,可我两证,一证也没看到,没有办法我又被他们强行绑架回泗阳县,到泗阳他们没有把我送到公安局而是把我关进大众医院,在大众医院非法关押我五天,又把我非法关进仁慈医院十天。在关押过程中,由曹月志安排5人一组轮流看管我,不给吃饱,不准睡觉,并采用高科技福射,使我心口发闷,头痛眼花、呼吸困难,几乎多次昏死过去,多次哀求看守我的人请求领导把我放出去,却得到变本加利的折磨我。泗阳政府竞敢利用黑社会人来多次对我性骚扰。他们用手机摄像强迫让我说:李冬阳书记给我家依法处理问题了,我达到满意了,政府没有违法行为,我没有理由去信访,出去以后我也不会去信访。
  界湖村代书记 曹月志和五里村书记刘伯多次到医院威胁说:你上访敲诈政府,过段时间把你送进牢房,众兴镇政府把安置你家的房子我们政府全部收回。让你一无所有。你家开澡堂有关部门就不给你家办手续,我们再派人举报你家无证经营,接下来再发款,你有多少钱够罚的,看你澡堂还怎么能开下去?让我写下不上访保证书。还强迫我打电话给我弟弟胡茂善让他给我担保,我弟弟没有办法写了保证书担保我们不上访给了曹月志和刘伯。又找四个黑社会人来担保,四个黑社会人说:如果你们再上访,我们不找你们夫妻俩,我们就找你弟弟算账,还要到南京市石马新寓16栋二单元604室找你儿子算账。
  曹月志、刘伯和何花(2014年我们被非法绑架在双盛宾馆308房时看管过我的人,这次又是看管我的头。)一起担保才把我放出来。
  我老公王召阳当时被绑架上车手被反绑着,头被压着,被关押在工人医院,也是五人一班轮流看守,不给吃饱,不准睡觉。
  这次我们夫妻被绑架,由李冬阳组识,曹月志带领黑社会参加绑架。 我们被绑架期间,李冬阳安排黑社会人打电话给我儿子进行威胁说:你爸妈上访是敲诈政府的,政府准备把你父母送进大牢,如果你父母因为上访敲诈政府去坐牢,你连老婆都找不到,然后政府给你家的安置房一律收回,叫你家一无所有。

  在我们被非法绑架的十五天期间,上访人倪绍发多次打电话给泗阳县委书记徐勤中、政法委书记张涛要求放了我们夫妻二人,始终没有放人。
  我弟弟多次向五里居委会书记刘伯询问我们被非法绑架期间的情况。
  被绑架期间我儿子王通不知道我们在哪被绑架。于是他于三月十日向北京警方报了案。后又向泗阳县书记徐勤忠,政法委书记臧涛,众兴镇书记李冬阳发信息向他们要人。他们直接不理采。
  
标签: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8 shypk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毓品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