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恐怖来袭:南京大屠杀期间鼓楼医院里的日军暴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游龙网络2018-03-27 04:13点击:

格蕾丝·鲍尔出生于1896年美国马里兰州巴尔地摩,她在1919年10月来到中国,到1941年回国,期间她一直在鼓楼医院工作。1937年南京大屠杀时期,她成为少数几个留在鼓楼医院的外国人之一,积极参与到救治伤员的事业中来,成为20多个见证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的外国人之一。

12月12日,南京各城门均遭到日军的侵袭。从中午开始,中华门、中山门、水西门、安德门、光华门等先后失手。下午5时许,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召令守城将领开会,宣布撤退命令。晚上9时许,唐生智等卫戍司令长官人员在煤炭港乘轮渡江北撤。这一消息传到南京城内,引起了人们的恐慌。格蕾丝·鲍尔在当天的日记里写道:“空袭还在继续,防空机枪也在密集开火,我还是有些害怕。医院早已由于大量受伤平民的进入而拥挤不堪……”

危机还在持续,12月13日,南京正式沦陷。日军在南京城开始了持续六周的大屠杀、强奸、抢劫及防火焚烧。南京国际红十字会主席马吉牧师估计在日军占领南京的几天之内,已有2万人遭日军屠杀。由于日军的包围并禁止人员外出,以及电力供给、电话网络的破坏,南京陷入了无电、无水、无电话、无电报、无报纸、无广播、无邮政的状态,医院的外籍工作人员实际处于一种与外界隔断的状态中,此前一直与父母及友人保持通信状态的鲍尔也在这段时间内与他们失去了联系。这一时期约有20万至25万难民涌入了安全区,划到国际安全区内的鼓楼医院也承担起了救治伤者的主要职责。前述因人手不够,医院里的外籍人士身兼数职,但还是难以应付过来。威尔逊医生负责外科,但显然来外科的伤者人数是最多的,这让他每天都处于高负荷的工作之下,他在给家人的信中提及了日常的工作量:“昨天我写道我已做了11例手术。今天我做了10例,并查看了病房。”足以可见大屠杀之惨烈。

来到医院的伤者数目不断增加,原有的病房显然不够,医院里到处挤满了患者,鲍尔等人全力安置好他们,她在日记里写道:“其他人包扎后安排睡在药房里,我们为他们提供垫子,大概有四十人睡在那儿。我们又打开了四楼的房间给其他人睡。”尽管如此,每天的伤员仍如潮水般不断涌到鼓楼医院,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死去。

恐怖来袭:南京大屠杀期间鼓楼医院里的日军暴行

在鼓楼医院接受治疗的幸存者

通过在医院的工作经历,格蕾丝·鲍尔见证了很多日军在南京的暴行。送到医院里的病人很多都被日军打成了重伤,奄奄一息,这些惨状让格蕾丝·鲍尔等外籍工作人员一时难以接受。12月22日鼓楼医院来了两个严重烧伤的病人,鲍尔在日记中写道:“他们两个是大约一百到一百四十多人中的幸运者,那么多人曾被赶到一个篱笆中,然后浇上汽油火烧。他们烧伤的情况简直无法想象……鲍博进来告诉我。他难过得反胃。如此邪恶怎么会存在?”日军的这些残暴行为最终使得外籍人士改变其对日军的初始印象,变得越来越轻视、怀疑、厌恶日军及其日本当局。此外,妇女遭到强奸的情况也屡见不鲜,鲍尔等人经常接到妇女受到凌辱的报告,她在日记里提到:“刘易斯说他们已经收到100个经证实的报告,……以后还会更多…”鼓楼医院的妇女也不能避免这些伤害,身处安全区内的鼓楼医院内的医护人员和病患多次遭到日本官兵的抢劫、强奸,只有鲍尔、海因兹等外籍护士免受这些伤害。因此,他们也利用这一“特权”极力保护医院里的中国女性们,日常碰到要出门的情形,鲍尔就随同她们一起,以作保护,“如果没有我或屈穆尔的陪同,绝不敢让她们中任何一人单独在街上走。”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之下,南京大屠杀期间,整个南京城内鼓楼医院成了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鲍尔在日记里曾写道:“今天鲍博说,在整个南京城里,我们医院是唯一一处没有妇女被凌辱的地方。” 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2月这段时期,鼓楼医院主要的病患就来自于外伤病症和被强奸的女患者。

在战前,鼓楼医院为日本大使馆的各种人员提供医疗护理服务而享有特权,并且直到1938年的1月下旬仍旧有日本总领事馆的官员住在鼓楼医院里治病。但是这并没有给大屠杀期间的鼓楼医院带来免受日军侵扰的“特权”,鼓楼医院仍然不时遭到日军的侵袭。医院里的职员也经常受到日军的劫掠、威胁与恐吓。12月14日大约有30来个日本兵闯入鼓楼医院,医院里所有的职工都遭到抢掠,被抢东西包括“自来水笔六枝,法币一百八十元,表四只,绷带两包,电筒两具,手套两副,绒绒衫一件。”不仅如此,这天日军还闯进格蕾丝·鲍尔的住所,抢走了一双皮手套,喝掉了桌子上的所有牛奶,然后又把糖罐一扫而空。日军蛮横粗暴的行为让外籍人士也无可奈何,格蕾丝·鲍尔曾多次遭到日军的抢掠,她的日记中也记载了很多日军野蛮的行为:“有些兵在我的家里,就像是在他们自己家里一样,喝光了我们留作午饭的牛奶和水,还向我要糖… 他们走后我发现他们翻遍了屋内所有的东西,还各取所需,卷走了许多,我丢了一双厚手套,陈太太丢了手表,梅丢了一支钢笔,屈穆尔丢了一个手电筒,还有一些人丢了钱。”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8 shypk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毓品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